1. 首页
  2. 资讯

有人说河南省经济会呈现东贫西富的态势,这是为什么?

感谢邀请,看到这个问题提的非常有深度,河南的经济确实是有点东贫西富,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交通和发展基础的原因。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前四名都是在河南的中西部地区,以洛阳、南阳

感谢邀请,看到这个问题提的非常有深度,河南的经济确实是有点东贫西富,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交通和发展基础的原因。

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前四名都是在河南的中西部地区,以洛阳、南阳、郑州为典型代表。洛阳的重工业基础雄厚,在建国后一度成为我国的五大重工业城市之一,现在洛阳也是中原城市群的副中心城市,旅游资源较为丰富,因此在豫西地区经济是最高的。南阳依据庞大的人口红利,在总量上GDP也位居前列,而省会郑州的优势地位不用多说。

以上三个城市的经济实力和所在的位置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豫西富裕的观念,另外像平顶山和焦作在过去依靠煤炭等重工业经济发展也不弱,还有济源人均GDP第二的地位,都使大多数人对豫西的经济可圈可点。

反观豫东的经济情况的确不够乐观,最为典型的是商丘、开封、周口、驻马店,在总量上并不靠前,在人均上尤其靠后。但这几个地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平原广阔,粮食产量高,是名副其实的农业大市。在当前的经济发展中,依靠农业的发展是没有什么优势的,开封受郑州的虹吸影响,没有什么工业基础,其他三个地市与省会相距颇远,在交通建设和工业基础发展上不占据优势地位,再加上这四个地市位居平原地带,人口较多,人均GDP的靠后也很容易让人感觉到贫困。

活跃在豫中地区,此时身在周口,深深感觉到了交通的不便利,也看到了与洛阳、南阳城市建设的差距。希望将来高铁网建设完成后,豫东地区也能乘上工业发展的快车吧。

喜欢请点右上角加关注,谢谢!

谢邀。

题主提的这个问题是饱受争议的,南京要发展,肯定是要吸取大量资源的,只要不从周边城市吸取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而且南京其他有的城市不会比南京弱的。

为什么南京现在发展的好,而作为本省的人原本应该是骄傲的,为什么会不喜南京呢?归根结底,是因为周边城市都认为南京抢夺了太多的资源,对他们而言自己的家乡才是最重要的。本来家乡城市就比较知名,发展前途一片光明,可以发展的更好的。

其实这和很多其他省的省会一样,都是全力发展省会,武汉也是一个让本省其它市不喜的城市,网上也随时能听到相关的抱怨声。

带动发展肯定是会的,这也绝不是一句空话,但要等到南京有足够的实力之后,只有比本省所有城市都发达以后,才有资格带动吧。

上联:艺压群英独自笑。

下联:高居榜首众人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徐书铮应为徐树铮。

冯杀徐,既有私恨,也有公仇。

私仇中不得不提陆建章。

陆建章追随袁世凯起家,曾任警卫军统领兼北京军政执法处处长,为人心狠手毒,杀人如麻,有"陆屠户"之称。

1914年春,白朗军入陕,陆建章所部被编为陆军第七师,陆任师长兼西路“剿匪”督办。同年夏,陆率部由潼关入陕镇压起义军。1915年升任威武将军,督理陕西军务。

陆督陕时为政很差,横征暴敛,声名狼藉,甚至以24万银元将“昭陵六骏” 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等珍贵文物卖给外国人。陕人数度搞逐陆运动,最终被陕西本土的陈树藩忽悠出陕西。

袁世凯死后,陆又投靠“辫子军”首领张勋。直系冯国璋代理大总统期间,陆任将军府炳威将军、高等军事顾问,成为直系军阀中的干将。

1918年,陆策动冯玉祥等主和以反对段祺瑞对南方用兵武力统一计划,遭到皖系的嫉恨,把他当作眼中钉。1918年督军团在天津开会,冯国璋让陆建章长子陆承武把陆联系到天津,利用陆说服曹锟回到直系,与李纯合作,把督军团会议开成一次有利于冯不利于段的会议。

段系获悉后暗下杀心。陆到天津后,段祺瑞亲信、有小诸葛之称的徐树铮邀请他到天津中州会馆的驻津奉军司令部一谈。陆自恃为北洋老人,没人敢把他如何,遂大胆前往。与徐见面后徐请他到一处密室叙话,在路上被徐安排的人在其背后开枪将其打死。

陆建章虽非善类,但被徐树铮不经审判就予以正法,引起了很多北洋老人的不满。北洋军阀各派系虽然势同水火,但有一条不成文规矩就是基本不对个人实行杀戮。另外陆建章之子陆承武和徐树铮还是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而且两人的夫人也是同学。但为了集团利益,小徐毫不客气,据说事后徐树铮也从不谈及此事,从此也再未杀人。

而陆建章是冯玉祥的老上级,还是亲戚。冯原配夫人刘德贞即是陆内侄女,冯称陆为舅父。

徐树铮是萧县人,北洋军阀中的皖系名将。在日本学习过军事,颇有谋略,时称“小徐”,以区别于徐世昌。

后来成为皖系段祺瑞的主要心腹谋士,辅佐段祺瑞“三造共和”,又在与直系冯国璋的争斗中引张作霖奉军入关,加强皖系权力,段祺瑞放手让其主持“武力统一”。徐还成立安福俱乐部,间接操纵国会选举。

值得一提的是1919年时任西北筹边使的徐树铮兵不血刃,就迫使受沙俄控制以“自治”名义分裂出去的外蒙古取消“独立”。

直皖战争失败后徐试图策划段祺瑞东山再起,遂南联孙中山、北联张作霖形成反直三角同盟,但很快宣告失败,后出国游历。1925年徐回国,想联合孙传芳和张作霖反冯玉祥。

据说当时段祺瑞就收到“又铮不可行,行必死”的字条,段祺瑞急忙派人劝阻徐树铮南返,但徐树铮毫不介意,还婉拒了段祺瑞的派人护送。于是冯玉祥私恨公仇一起报,遂在1925年12月30日风雪之夜徐树铮乘火车离京经廊坊时命部下张之江将其劫持并枪杀,徐时年四十六岁。

冯事后还报告称:“徐上将有功国家,不幸在路上为匪人劫害,其死甚惨,请政府优予裹恤。”并鼓动陆承武承认是其为父报仇。

所以,冯杀徐既有私恨,也有公仇,也传说有其他内幕。有一说即是徐树铮此次欧洲之行筹得不少款项,正准备助段东山再起,所以派系纷争或许是更主要的原因。历史就是如此,每次事件发生都非孤立事件,必然有N多关联。

徐树铮秀才出身,精通经史,学问不错,其书法遒劲,诗词雅致,经常与当时名士林琴南、张謇、柯绍忞、马通伯谈学论道。1925年访问英国时在皇家学院以“中国古今音乐沿革”为题进行演讲,连《泰晤士报》都发表文章大加赞誉,可惜英年早陨。

据说徐死前不久曾拜会张謇,徐被杀当晚,七十多的张謇梦到小徐站在窗前,并口占一诗:

“与公生别几何时,明暗分途悔已迟。戎马书生终误我,江涛澎湃恨谁知。”

说完就消失在夜色中。

张謇惊醒把这首诗誊写在纸上后掷笔痛哭:“又铮必出事故!”

不久果然传来小徐被杀。

张謇含泪做《挽又铮》:

策蹇彭城,看芒砀山川犹昨。数人物,萧曹去后,徐郎应霸。家世不屠樊哙狗,声名曾隽燕昭马。战城南,小怯又何妨,能为下。将玉帛,观棋暇。听金鼓,横刀咤。趁续完骞传,更编尊雅。反命终申知遇感,履凶不论恩仇价。好男儿,为鬼亦英雄,谁堪假。

徐晨阳是当代颇有个性和探索精神的年轻油画家,199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油画系,曾先后在日本三所大学艺术系进行深造,因此,他的油画杂糅了许多文化元素,很难把他的油画简单归类到某一个具体风格。

徐晨阳油画

总体来看,徐晨阳的油画属于写实一类,既不是古典风格的那种细腻唯美的写实,也不是细节逼真,如同把照片放大的那种超写实。

在我看来,他的写实油画具有三个显著特点。

徐晨阳油画

其一,徐晨阳把许多绘画元素和艺术手法进行融合,试图创造出一种新的油画语言。

可以看出,他的油画中带有中国工笔画的影子,尤其人物肖像画中的那些花草背景,从线条、构图、形态、格调等方面看,都符合工笔画的特征,只不过用油画手法表现出来了。

徐晨阳油画

他的油画中也有岩画的影子,色彩斑驳绚丽,注重色彩的层层堆积和渲染,非常具有视觉质感。

其二,他尝试用国画的思维来改造油画,试图打破绘画形态的界限,让画面与色彩有机融合,没有丧失意境的建构。

含蓄、平和、委婉等词汇所展现的格调,是中国画的精神格调,如果色彩太丰富,势必要破坏画面意境的表现。

徐晨阳油画

徐晨阳的高明之处就是在画面中使用背光色,减弱画面亮度,从而减少色彩的冲击力,生发出中国画含蓄、平和、委婉的意境。

其三,用柔美和谐的肢体语言展现女性的精神诉求和丰富内心,体现了他细致入微的观察力。

徐晨阳油画

如果细心品味,可以发现,徐晨阳喜欢在画中展现女性柔美的姿态,她们或静坐,或翩翩起舞,或沉思,仿佛是心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

女性各种姿态在保持动作丰富性的基础上,没有那种激动的、夸张的肢体语言,完全是矜持的含蓄的,这符合女性性格共性,更符合女性的世界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