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公司占股新公司

一个公司中股东张三占股60%,李四占股40%,如果上市要卖掉谁的股权呢?
公司上市是一部分公司经营者的目标,但上市的一些准备工作也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如果做不好,也许会为上市或上市

一个公司中股东张三占股60%,李四占股40%,如果上市要卖掉谁的股权呢?

公司上市是一部分公司经营者的目标,但上市的一些准备工作也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如果做不好,也许会为上市或上市后的公司带来风险。比如说上市前公司股东股权的释放问题,就是一个会关系到上市成功与否的大问题。

从股权策划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简单的看持股比例,而应当重点从几点方面统筹考虑。

第一,公司股东之间是否有约定,或公司章程如何规定的。

在设立公司时,大部分都有股东之间的合作协议,鉴于大部分地区的登记机关只对格式版的公司章程进行登记备案,而针对股东关系和公司运营的一些个性化的条款只能约定在股东协议里,这就导致在实际中,公司股东往往按股东协议执行。所以,讨论股权的释放问题,首先要看协议如何约定,有没有此类条款,是否存在先释放,同比释放等条款。

第二,需要考虑公司控制权的问题。如果股东没有协议约定,这时,为公司上市提供服务的律师应当在投资人进入或上市前安排好公司的控制权,保护好创始人这一项的基本权利,这是必须要做的工作,否则公司上市可以说是一种裸奔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会通过持股比例的调整对控制权的问题做出安排,同时也对释放问题做出安排。

第三,看看上市前投资人进入的方式或约定。有些投资人会在对公司进行投资时提前对退出或上市前的股权有约定。另外,有些公司也会在上市前对外进行扩股,比如增资或转让,也有股权激励的情况,不一而论,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以上是个原则问题,就本题而言,个人倾向于是否40%那个,但需要大股东对被释放的股东有所安排。

新公司,认缴资本未完全到位,又引入新股东,股权比例如何分配?

可以做如下处理:

1、将公司的注册资本增加至140万,增资部分40万由C全部认缴,同时,如A与B不想再出现金实缴之前认缴的注册资本的话,则可保留A与B已经实缴资本所占股权比例,其余未缴部分的股权全部转让给C,则可保证C占有公司70%以上股权。

2、对于分红比例,按照《公司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股东之间可以自行约定分红比例。即股东之间可以不按照出资比例进行分红。

腾讯可不可以收购股东公司南非MIH公司?

我先给大家科普一下MIH公司,再谈腾讯能否收购这家公司。

MIH公司

MIH公司为南非传媒巨头纳斯帕斯(Naspers)的全资子公司,什么叫"传媒巨头“?想一下阿里、腾讯在国内的地位和布局就大概了解了。目前MIH公司同时在美国纳斯达克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市场的上市,旗下的业务主要有三个方面:

1.电视电信业务

MIH公司为非洲、地中海和部分亚洲地区提供有线电视网络、卫星电视以及其他付费电视服务,举个小例子你就知道了,据mih公司CEO介绍非洲那边非常喜欢看CCTV,但如果没有MIH提供的卫星服务的话,当地就看不了这些节目。

2.技术服务平台

借助Mindport强大的技术力量,MIH公司为全球多个地区提供有线网络接入、技术管理、互动电视服务以及其他相关服务项目,是一家全球性的电子媒体公司。

3.互联网平台

MIH公司不但拥有腾讯公司股份,在非洲、泰国、中国、纳米比亚、赞比亚、博茨瓦纳等多个领域都有投资活动,如非洲M-Web公司16.8%的股份、泰国M-Web95%的股份等等。

MIH公司与腾讯的联姻之路

MIH公司的中国投资之路,并非一开始就选择了腾讯,而是一家名为脉搏网企业,但后来经营不善,因此才改投腾讯。

2001年,MIH公司首先从盈科数码手中以1260万美元接手了腾讯20%的股权,随后又从IDG中收购了12.8%的腾讯股权,此时MIH公司已经拥有腾讯32.8%的股权。在2002年,MIH公司进一步从除马化腾之外的创始人手中收购了13.5%的股权,到2003年8月份,因为涉及腾讯上市,MIH公司与马化腾团队各持有50%的股权。之后马化腾团队股权于MIH公司股权,因为上市的原因几经变幻,再形成了现在的股份分配格局。

不过对于这一投资,可以说马化腾是非常幸运了,MIH公司虽然股份占比非常高,但是几乎不太干涉公司发展的问题,这既保证了公司发展的需要,又使腾讯的实际控制权一直掌握在马化腾团队手中。

腾讯可以收购MIH公司吗?

这个问题,至少从情感方面,我相信绝大多数华人都是希望如此的,就像希望阿里巴巴能够收购软银一样,然而这绝非说说这么简单。

办法一:双方同意收购活动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首先MIH公司自身不会同意,每年能够白白获得这么巨大的收益,那家公司会傻到被收购呢?尤其是目前MIH公司自身业务发展也不错;其次南非不会同意,上文说到了MIH公司本身就是南非的传媒巨头,国家会允许自己的话语权被国外的企业收购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办法二:二级市场强制收购

这几乎也是不现实的,目前MIH公司再美国和荷兰两地上市,虽然没有找到具体的股份数据,但可以想象其在二级市场发行的公众股数量将会是非常庞大的,腾讯目前估计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进行强制收购。

再退一步讲,假设马化腾团队进行了强制的二级市场收购活动,MIH公司也断然不会坐以待毙,腾讯集团内部的股权之争必定异常惨烈,即时腾讯是否还是现在全球市值第五的互联网公司就未可知了,像这种鱼死网破的做法,我相信腾讯和MIH公司都是不愿见到的。

公司亏损后另外股东不愿意按占股比例承担银行债务怎么办?

1.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如果一股东的认缴出资额是100万,实缴也是100万,并且没有抽逃行为的,那无论将来公司发生多少债务,该股东均不应该承担个人责任;

2.在公司清算环节,股东要依照法律规定和公司章程规定对公司进行清算。如果因股东没有按规定进行清算而导致无法清算或者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则股东应该损失范围内承担个人责任;

3.如果公司经营中的确发生无力资不抵债,无力偿还公司债务情形的,建议按照法律规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寻求股东个人的公司破产保护。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总统前,先后5次寻求过破产保护。

公司亏损,大股东要求所有股东出钱平账合理吗?小股东没钱平账,有什么好的方案吗?

感谢邀请,我认为公司在经营中,出现了亏损,这很正常,让股东出钱平账也可以,但,前提是,公司的亏损不是管理层人为地和腐败引起的

万达旗下的飞凡网为什么失败了?

彭博社5月29日消息: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最后一批裁员即将完成,裁员完成后,剩余原万达网科员工约300人将会去万达网科和腾讯系高朋科技成立的新公司。据报道,除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刘允还在网科之外,万科网科副总裁赵瑞安、徐辉均已离职。2018年1月20日起,万达网科业务全部停止,仅剩收尾工作。万达的网络集团也不再作为单独业务集团存在。

之前的媒体的消息显示1月20日起,万达网科开始裁员,裁员比例达到了95%。由原先的6000人裁撤到300人。愿意转岗的员工可以转到万达的其它部门就职,不愿意转岗的员工自愿离职。

据万达官网的消息,万达科技集团旗下拥有飞凡信息,快钱支付,征信,网络信贷,大数据等公司。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万达科技集团这个模式是照搬了蚂蚁金服的整体构架。想在移动支付,线下消费,网络信贷领域多方发力。做成第二个支付宝。

但据我看的资料,万达网科只是在飞凡网(主营电商业务)有实实在在在做。其他的部门实际上只是搭好了框架,还未来得及实施。

对于万达网科的失败,王首富在公开场合曾经有这么一段话:

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络科技负责人)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

万达集团为万达飞凡烧了多少钱?

我在网上没有找到确实的数字,在2014年的创立之初时候王首富曾经放下豪言要投资50亿。在之后的三年中估计烧了大十几个亿。到了2017年,王首富只来了句“2017年,飞凡要在运营推广方面有突破,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却没给万达飞凡投多少钱。

王首富都不想玩了,等待飞凡的只有裁员解散一条路了。

超豪华管理团队

2016年10月3日,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简称万达网科)在上海宣布成立,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总裁一职。次年2月,万达网科管理团队开始组建。 新上任的几位位高管均为谷歌、微软、VISA等大型企业的高管:

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杨晓松 ,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

副总裁徐辉,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

总裁助理王济涛分管人力资源行政中心,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

coo梁嘉声,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

万达飞凡的首任CEO 龚义涛,曾任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在飞凡期间年薪200万。

飞凡集团的后两任CEO,董策和李进岭的年薪分别达到了400万和800万。

万达网科对于人才的引进以及待遇还是非常慷慨的。

打造线上线下的闭环消费,发展垂直电商 飞凡的战略制定没有问题

虽然三年时间内换了三任CEO,但不得不说飞凡的战略方针和当时的时机都不错。2013年首任CEO龚义涛,花了几个亿做了垂直电商网站万汇网。按照现在的总结明显是踩对了风口。当时的小红书,聚美优品和蘑菇街都是踩着这波垂直电商的风口起来的。

之后2016年 800万年薪的李进岭入职时,提出了实体+互联网的战略。具体是以万达广场等万达线下的实体业务为依托,线上与线下结合。以给万达广场的中小商家提供统一快捷的pos服务为切入点。收集全国万达广场的交易数据,深挖会员消费行为。利用这些数据和飞凡APP集合,就可以加强线上和线下场景的融合,提升用户购物体验。打造自己的闭环消费。

就在同年,10月13日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万达飞凡这一次又一脚踩在了风口上。

然而不断赌对风口的万达飞凡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既然战略制定都没有问题,那么只能说输在了执行上。

看过了各方面资料以后,我只能笑叹到:万达的确是一家没有互联网公司基因的企业。涉足互联网业务必败无疑。这和王首富认为的钱多钱少都没有太多关系。

一.万达飞凡APP的体验不好

笔者曾经下载试用过飞凡APP,以下纯是个人体验:

首先,体积非常庞大——74M。

申请的系统权限非常多——15种权限。

安装完毕以后进入界面,内容非常庞杂。大有拳打美团,脚踢微信,剑指支付宝的意思。作为万达旗下的APP。把战略做的大一些没问题。但你总要给顾客一个用你的理由吧:用户用美团是为了购物,用微信是为了社交,用支付宝是为了支付,用飞凡APP是为了……通通?

事实证明,烧了十几亿做出来的一个飞凡APP,坐拥这全国约130多座万达广场的的客流资源。却迟迟没有做不上百万月活用户级别。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战术上的彻底失败。

二.但对于互联网企业的灵活性和执行力,万达是很难做到的

对于这点首任CEO龚义涛就说过:“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一项业务的开拓,在互联网公司里可能就是开个会高层和投资人碰个面,确定一下项目的投入就可以实施了。接下来就是召集技术人员设立相关的项目团队。

而在万达飞凡一项业务的开展需要走以下的流程:写一个前景可信性报告交飞凡高层——飞凡高层基本同意—— 指定具体的操作方案,资金预算继续向上层报告。——飞凡上高层找王健林批示(王首富很忙的,得等)——批示同意后再找万达金融申请项目款项,等待拨付——拨付完毕后再开始组建队伍上马节目。 我估计整个流程走完最快也是三四个月以后的事情,黄花菜都凉了。

这也是万达飞凡三任CEO都干不满一年的直接原因。在万达他们就像在天宫里当差的孙猴子一样不自在。

三.万达也并不具备做互联网和科技型企业的决心

互联网企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公司成长初期纯在做规模扩张。这个过程是一个烧钱的过程。所以每一家能活到今天的互联网企业都是九死一生。著名的电商业巨头亚马逊亏损了二十年才开始盈利,刚开始做淘宝的时候马云就声称:十年之内不打算赚钱。

这种烧钱做规模的互联网企业打法,在一家传统的集团公司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万达万科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其一年的费用支出就超过十亿元。对于王健林来说,不赚钱就是最大的问题。

根据36氪消息,万达,腾讯和高朋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新成立公司将注入万达网科公司原飞凡等部分业务。万达集团在新成立公司中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6.52%

万达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是低价拿地,盖楼,并且利用土地资源的优势。可以在线下开出万达广场之类的商业项目,聚拢线下的流量。

但是很明显的看出,万达集团的企业文化是不适宜科技公司生存的。所以主导线上业务的科技公司如何能做到不被万达母公司限制,又能和万达的线下业务紧密的契合。就是摆在王首富面前的一道难题。

目前看来利用万达的资金去入股,并购一些现有的具有科技基因的公司,以扩充资金的线上优势。是一条比较可行之路。

不过有个数字还是让我有点不好的预感:就是万达集团在新成立公司中占股51%……

但愿这51%不会让新科技公司走上飞凡的老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