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在不同的节日树前面跳舞

承认吧,节日服装比平时更难穿——不仅要依旧实用,还得顾及到节日气氛、周遭环境,最好还能保持个人风格。就算你对节日毫不在意,但在遇到了节日派对时,dress code也不得不遵守。当

承认吧,节日服装比平时更难穿——不仅要依旧实用,还得顾及到节日气氛、周遭环境,最好还能保持个人风格。就算你对节日毫不在意,但在遇到了节日派对时,dress code也不得不遵守。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在圣诞节时一定要用彩色的费尔岛毛衣强调欢乐、驯鹿、雪花等节日元素,更不意味着你需要推翻平时的穿衣风格,用大红大绿将自己打承认吧,节日服装比平时更难穿——不仅要依旧实用,还得顾及到节日气氛、周遭环境,最好还能保持个人风格。就算你对节日毫不在意,但在遇到了节日派对时,dress code也不得不遵守。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在圣诞节时一定要用彩色的费尔岛毛衣强调欢乐、驯鹿、雪花等节日元素,更不意味着你需要推翻平时的穿衣风格,用大红大绿将自己打扮成一个俗气的礼盒。不如调合这些经典颜色的深浅明暗,就能既避免用力过度,也不会与同伴格格不入。

作为圣诞节标志色彩的“红配绿”经过调整也可以不那么艳俗。用简约的深孔雀绿毛衣内搭,细心卷起袖口,配上突显高级感的酒红色外套,不但不艳俗,反正兼得smart感和节日气氛。当然,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妨戴上与内搭同色的针织帽,还可以提升整个装扮的完整度。

当身处不需要外套也更轻松的环境中时,大可以将翻领毛衣外穿。英伦风的忠实拥趸自然会用牛津包做搭配,如果希望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一副墨镜就可以满足你的需求。难以挑选时,一件纯色无装饰的羊绒衫永远不会出错。羊绒材质自有的高级感与深沉优雅的勃艮第酒红相配,让这件衣服成为永不过时的搭配单品。

Gucci的红色毛衣实际上以红、白、黑三色细细织成,红色为主奠定了相对热情的风格,白点和黑色的波纹显得精巧高级。参加派对前穿它上班,也丝毫不会显得过火。

鉴于色彩斑斓的驯鹿、雪花图案早就烂大街,倒不如以更为清淡柔和的颜色剑走偏锋,应和一下这个在冬季最冷时节的节日。

避开难穿的鲜亮的绿色,Tom Ford孔雀绿色的毛衣会是更好的替代品。羊绒材质保证温暖度,绞花元素提升了精致感。无论作为大衣内搭还是室内单穿,这件毛衣都是很好的选择。

“爱”为什么在“情”的前面?

爱情与情爱是两回事。

爱情,爱在情前面,有了爱,才有情,先爱后情,爱加深了情,谓之爱情。

而情爱,情排在前,爱在其后。这个情,可能是偷情,也可能是奸情,有了这个情,也可能日久生情,由情生爱。但情爱,通常并不正常,因此,也可能由爱变恨,最终酿成悲剧。

因此,爱情通常是指夫妻之情,爱情可以贯穿于婚前婚后。婚前的爱是情侣之爱,干柴烈火,死去活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婚后是夫妻的爱,爱变成了柴米油盐、鸡毛蒜皮,虽然平淡,却更真实、更绵长。爱情的情,也逐渐转化成了亲情。这种亲情超脱了爱情,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离。

而情爱,通常是指非正常的爱情,情爱一般追求的是刺激,偷偷摸摸,紧张快乐,肉体之欢,电光石火,销魂一刻。情爱当中因为爱退居其后,因此,情爱一般比较短暂。

赵飞燕真的能在掌上跳舞吗?

当然是真的啦。

其实不仅赵飞燕,历史上被记载“能掌上舞”的人还有许多。譬如羊侃的舞姬张净婉,腰围一尺六寸,非常纤细,能掌上舞。还有秦淮舞女许翠琳,“肌肤玉雪,眉目如画”,而且“身弱如不胜衣,能为掌上舞”。这些都是有名有姓的,如果你怀疑一个,那么这些记载就都要怀疑。可能是低估了别人的才能,也可能是压根儿想象不出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也不善于根据能看见的东西进行推理。

那我们替题主推一下。

赵飞燕这个人呢,和后面两位其实是一样的,主要特点就是“瘦”,如果不是瘦,那就很难掌上舞,会把支撑者压死。中国有个成语,叫“环肥燕瘦”,说的是李隆基的贵妃杨玉环这个人比较胖:

而汉成帝相中的宫廷舞女赵飞燕,就瘦而不枯:

好吧,杨玉环那图是开玩笑,实际上杨玉环体态很优美,她的体重也没有太过分,历史学家王双怀教授曾推测是120来斤。杨玉环也是非常厉害的舞蹈家,可她就不会跳掌上舞,除非在安禄山身上跳。

事实上,确有记载的是安禄山这个大胖子,体重300多斤。但人家跑起来不费劲,健步如飞,波涛汹涌。他当的那个捉生将,是到敌占区抓人,抓到以后押送我方讯问。他把人摁倒这项技巧十分了得,多亏他的体重。安禄山即便到了晚年,依然会像风一样跳舞:“(安禄山)晚年益肥壮,腹垂过膝,重三百三十斤,每行以肩膊左右抬挽其身,方能移步。至玄宗前,作胡旋舞,疾如风焉。”

杨玉环不能跳掌上舞,赵飞燕就能。

赵飞燕有多重呢?

“双翘纤瘦,不盈一握”,大约八十斤吧。这和许多玩杂技或者跳芭蕾的演员一样,通常在上面起舞的都是女性,而且身材瘦小。以下是芭蕾演员合适的体重和身高对照,赵飞燕的身材要比这个还细致。

而我们常看见这种在别人身上进行的舞蹈。

如“膝上舞”:

“肩上舞”:

“头顶舞”:

以及现在正讨论的“掌上舞”:

当然,掌上舞并不只限于一个人这一种形式,还可以一群人掌上舞:

为什么要怀疑中国古代的舞蹈家连“掌上舞”这玩意儿都不会呢?可能是你没有想明白,认为“掌上舞”是别人平伸着手让一个人站上面跳舞。

这太累人了,不过即便如此,也有人能做到(这个重量去问问平举杠铃的就知道了),只是无法支撑很长时间。但如果是肘部在腰上支撑着呢?能支持的重量,完全可以轻松超过赵飞燕的体重的。

所以,综上,根据历史资料和笔记的记载,以及数据的推算,现代舞蹈的实际场景来看,赵飞燕“能掌上舞”这件事根本不必怀疑。

更多人生励志小故事请直接关注我!

如何看待贵阳在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

变味了的“广场舞”,应该严厉整治!

不光是贵阳,广场舞这种行为,在哪一个城市都深受市民诟病,花果园作为贵阳最繁华热闹的商圈,每天的人流量非常之大,管理难度也很大,毕竟这里居住的人口,占到了贵阳全市人口的一定比例,人一多,问题就容易发生。

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妈,每天清晨、傍晚,喜欢到湿地公园的广场跳舞,有些是自发的,但另一些,可能是“有组织”的群体,而且,看趋势还有越演越烈之势,甚至有人为了“争地盘”而大打出手。

说到“广场舞”,很多地方一些群体已经变了味,已经从大妈们自发的休闲娱乐,变成了商业机构的牟利工具,大家如果细心观察可能会发现,很多“领舞”的“大妈”,或多或少都会给群体组织买一些“队服”,或者组织大妈们过一些“群体生活”,比如,在不经意间传播虚假广告、宣传假冒伪劣保健品、团购劣质舞蹈服装、道具等。

甚至有一些广场舞的“领舞”,就直接是一些舞蹈培训机构的年轻人来领舞,“团队”“业务”扩张越来越大,利用居民的休闲娱乐,占用公共的场地占道“经营”,不得不引起重视和警惕。

广场舞这种行为,本来无可厚非,是娱乐休闲的权利和自由,但任何权利和自由都不能被滥用,以至于妨害他人的权利和自由,底限至少是不能占用公共的场所,引起群众围观(进而引发可能的踩踏、拥挤等),也不能制造噪音扰民。

在花果园湿地公园广场上,不止是广场舞,还有很多露天KTV、商业广告宣传等,很多所谓“团体”的背后,都有商业利益的驱动,甚至还有街道上的飙摩托车的“响管”,高分贝的喇叭,让这座城市的噪声污染雪上加霜。

对于城市的管理者而言,身系职责之所在,在其位谋其政,考验担当和作为的时刻,往往体现在关乎居民生活方方面面的细节,一个城市的公共区域,到底该是怎样的面貌,答案并不难寻找,这方面,沿海发达城市诸如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海外滩等区域,都有相对成熟的做法和经验可以参考。

花果园作为贵阳居住人口如此巨量的社区,是很多外来游客争相打卡的网红旅游地,某种程度上是贵阳市容市貌的标杆,反映着这座城市的治理水平。

因此,要根治此类乱象,应当严查诸如广场舞、露天KTV等非法经营行为,在维护社会的治安方面,情节严重的,甚至可以追究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诈骗、非法经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刑事责任,所谓的“抓一批、关一批、教育一批”,不能仅仅局限于治安处理,否则很容易死灰复燃,依法根治此类活动背后的利益链条,斩断背后的商业推手,还数十万户居民一片纯净的社区,让贵阳这座城市的治理更加法治化、科学化、专业化。

同意整治广场舞、露天KTV等噪声污染的,请点个赞!

成家立业到底哪个该在前面?

成家和立业,那个在先,那个在后。因人而异,古人一般先成家后立业。现代人则各不相同,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各有各的精彩。有的人成家前是一个二流子,吃喝嫖赌样样爱好。但成家后有了家庭的责任心,浪子回头,经过一番打拼创造一番事业,成为-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有的人因家庭贫穷,现在结婚的费用太高了,要自己的事业有成才成家,给家人现成的幸福。所以,先成家或先立业,因各人的环境和性格所决定,不轮谁先,没有所谓。

长发怎么在跳舞时不散?

跳舞时,头发随身体律动,随风飘扬,看的人会觉得很有美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