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在中科院读研究生毕业后好就业吗?

好找。跨专业更好找一些硕士8000元,一般会作为学业奖学金返回来。300左右 小瓜荣幸为你解答。2018年中科院旗下的几所研究院和我国的几所大学达成了联合培养研究生的协定,此项

好找。跨专业更好找一些

硕士8000元,一般会作为学业奖学金返回来。

300左右

小瓜荣幸为你解答。2018年中科院旗下的几所研究院和我国的几所大学达成了联合培养研究生的协定,此项决议的目的就是培养出更多“高、精、尖”的技术人才!

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的话,目前中国科学院和如下几所高校达成了联合培养研究生(含硕士、博士)的计划!

中科院苏州纳米研究所——上海大学、上海科大学

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研究所与上海大学、上海科技大学两所学校达成了联合培养研究生的计划。具体情况:培养学材化料、半导体、物理材料、生物学等学科研究人才。前两年在上海大学和上海科技大学接受学习,后两年在中科院学习研究!并发放证书。

中科院苏州医学工程研究所——上海大学

中国科学院苏州医工所与上海大学决定培养生物工程、仪器科学技术等方面的硕士技术人才,同苏州纳米研究所一样。第一年在上海大学完成学士学位,后两年在苏州医工所学习和研究,硕士学位证书由上海大学颁发!

中科院大气物研究所——云南大学

中科院在年初与云南大学签署了联合培养研究生的计划,主要培养大气科学方面的硕士型研究生人才,帮助西南地区大气专业的重要基地——云南大学培养更多的研究人才。

中科院海西研究所——福州大学

主要招收培养化学专业方面的研究生,包括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化学工程技术等专业。也是第一年在福州大学完成学位,后两年在中科院进行科学研究,奖励方面,硕士研究生每年8000元,国家奖学金硕士每年2万,博士生每年3万。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奖励!

一、选择科研院所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1、 在选择科研院所时一定要选择成规模,有"体量"的研究所。所谓有体量,就是研究所成规模,培养方式规范,一般有研究生院的研究所都是有体量的研究所。 例如: 中科院就是一家有体量的研究所。中科院的培养机制是很健全的,研究生是在培养模式下和指导下进行的。进入中科院,我们不是"使用"学生,而是"培养"学生。套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专注品质",中科院就是专门培养研究生的机构。

2、一些研究院所运作项目如同运作公司一样,各种管理都要规范化,学生参与项目,就相当于开始实习工作,有收获经验和报酬等各种好处,但作为学生,也有点角色错位--每天朝九晚五,每周组会,有时还需要经常加班,基本上没有什么寒暑假的概念,生活比较单调枯燥。

学生在报考的时候可以把科研院校作为一个重要的考虑条件,基于科研院所比较优越的学习和科研条件以及就业条件。

就业优势:

第一,独立研究院所是行业中的科研单位,处在行业第一线,就业便捷。

研究人员和行业圈子的联系和交流是广泛而密切的,在这里学习,就相当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本行业的第一线,这对于积累行业人脉资源、增加实践经验和就业机会都是大有帮助的。

第二,留校可能性大(这对于一些女生来说,算是很好的就业前途)。

在高校里,门槛已经相当高了,不过在一些独立院所,因为实力、牌子、生源、宣传以及单位本身的行业性质等各种原因,硕士生还是有可能留下来做科研的,甚至可以拿到千金难求的一线城市户口。

第三,科研院所的培养侧重实践,实践经验更易提高。换言之,更易于就业。

与一般高校的培养模式相比,科研院所在注重理论培养的同时,更加侧重实践操作。许多科研院所在进行研究生培养时,主要以承接项目的形式来进行培养,使学生能直接参与到项目中,锻炼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

跨考难度分析

经管类:相近专业可跨考

经管类考生拥有较强的案例分析和语言逻辑能力,拥有一定的数理统计知识储备,相比较文史类考生跨考有一定的优势。

考生可以在经管专业大类中跨 考,如会计跨 考财务管理、工商管理跨考管理科学与工程、经济学跨考金融学等。相近专业间的跨 考成功率高。

同属于工商管理一级学科下的工商管理、旅游管理、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等专业彼此之间跨 考难度较低,同属于应用经济学一级学科下的金融学、国际金融、保险学等专业跨 考成功率较高。如果在数学方面不擅长,又对文史方向感兴趣,跨考文史类专业也有一定优势。因为经管类专业的许多延伸读物涉及文史哲的内容,考生在大学学习中多少都会有所涉及。此外,专业硕士中的公共管理硕士、法律硕士等由于没有数学,且部分专业课经济管理类考生有所涉及,会降低备考难度。而对于理工类专业,除非有特殊的兴趣和特长,否则很少会有经管类考生涉及。

文史类:跨“经管”难度大

经过四年大学的训练,文史类考生往往拥有出色的语言文字表达能力和资料整合能力,英语基础普遍较好,文史知识储备雄厚,擅长回答主观性的大题,在文史大类的相关专业中选择跨考,难度较低,成功率较高。如哲学跨考中文、中文跨 考新闻学,这些专业需要培养的能力、要求都是相通的,考生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原有的知识积累和能力。

然而,文史类考生普遍数理能力较弱,很多考生在大学甚至没有接触过高等数学,所以想要跨考经济管理、理工类专业,面对几本完全陌生的专业书籍,备考难度较大。此外,随着近些年专业硕士的兴起,很多专业硕士考试不考数学,如教育学硕士、国际汉语硕士等,其考试内容与文史类专业内容还有很多重叠之处,非常利于发挥文史类考生优势,跨 考成功率较高。

理工类:互相跨考成功率高

理工类考生往往拥有较强的逻辑推理能力,其选择范围相对较宽,可以在理工大类中跨考,也可以跨考经管类专业。

在理工大类中,理学和工学可以互相跨考,如数学专业与计算机专业互相跨考,生物学与生物医学工程互相跨考等,彼此都有相同的专业基础课程,知识储备相近,思维习惯相近,成功率较高。此外,理工类考生跨 考经济管理类专业也同样具有非常大的优势。目前,经济管理类的诸多前沿性问题都需要借助数学、逻辑等理工科思维,需要考生有非常强的数理推算能力和逻辑分析能力,致使诸多科班毕业生都无法满足学科要求,面临严峻的挑战。而理工类考生在这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逐渐开始抢占科班生的读研机会。

医学类:跨考风险较大

这个群体相对非常独立、特殊,他们的学制是五年,学习的内容、专业技能具有非常强的行业属性。跨考难度较大,风险较大。医学考生往往很少选择跨专业报考,多是跨地域、跨院校。如果确实对本专业不在行,考生通常考取与医学相关的公共管理类专业,如公共卫生事业管理等,难度较低。

考研备考的时间非常有限,要想在短时间内提高跨考成功率,关键在于根据自身专业基础和优势,选择与自身专业相近,最起码是有交集的专业报考。千万不要盲目从众,争相报考所谓热门专业,而忽视了自己前三年的知识储备和已经建立起的专业技能,人为地提高备考难度。

  

确实不同的研究所,不同的老师,情况都不会一样。我举两个例子谈一下我的感受吧。

研一的时候我们在雁栖湖统一上课,那时候我们是单人间,这一点特别好,终于可以想几点睡觉就几点睡觉了。当然了,还是熬夜的比较多。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都睡了好久了,半夜起床上厕所,看看窗外发现隔壁公寓很多灯都亮着,很是震惊,假如其他的同学是在玩游戏,但肯定有一位同学我看的清清楚楚在做ppt,而我已经睡了好久了,半夜差不多两三点了。那时候上课的时候,很多课程都是需要做ppt演讲的,很多时候真的特别羡慕那些演讲特别好的,也许差距就是在晚上慢慢拉开了吧。

再说一个例子就是我的一个同学,他的导师只有他一个学生,完全感觉是散养状态,当其他人都在忙着没周末没假期在加班做实验时,他天天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可以尽性玩了,而且导师还每次开学都给他涨工资,最高的时候每个月工资有四千多了。最后,当所有人都在纠结考不考博的时候,他洋洋洒洒一天时间瞬间转博了,简直完美的生活。

所以你看,不同的研究所不同的课题,大家的忙碌状态是不一样的,这个和自己的专业也有关系。

但最后我想提一句,就是给我的感觉,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他们也特别会玩,就拿雁栖湖那一年来说,大家玩的最多的是狼人杀,每天晚上做ppt的和玩狼人的都在食堂平分秋色占据半壁江山,甚至还有人成立了狼人杀社团,所以我感觉会玩的也比较会学吧。

欢迎关注交流!希望大家研究生生活丰富多彩!

我觉得还是科学院理论物理所实力强一些。

科学院理论物理所历任所长都很牛,尤其是彭桓武与周光召,都是两弹一星的元勋,是能拿理论物理解决实际问题的。郝柏林院士也当过所长,也是非常牛的,据说他是苏联物理学家朗道的学生。朗道的物理学教材大家都知道,那简直就是百科全书的物理学圣经,一般人看不懂全部。所以,科学院理论物理所有很好的基础。科学院理论物理所前任所长吴岳良院士是中国引力波探测计划“太极计划”的首席科学家。科学院理论物理所目前主持工作的副所长蔡荣根院士是我国的相对论专家,他是相对论与天体物理学会的理事长,他的论文的引用率在国内物理圈的排名是非常靠前的,可以说他是理论物理的大牛(刚才我还在与蔡老师发微信聊了几句,他也是浙江人)。

而北京大学的理论物理所,相对来说水平不如科学院的理论物理所,当然北京大学本身也是很好的。不过北京大学主要是做粒子物理与凝聚态物理,做相对论的相对要少一些。因此,如果你要选择读理论物理,还得看看你要选什么专业。因为北京大学的理论物理在某些专业上也是很牛的。

另外,读研究生要考虑到每个月的工资,据我所知,科学院的研究生的工资是高于大学的。当然,北京大学不是一般的大学,待遇也是不错的,具体与科学院的工资差距不大。研究生没有钱是不行的,所以报考之前先打听一下哪个地方的钱多,哪个导师给的钱的,就去哪里。目前,中国的引力波探测计划如火如荼,有大量的投资在这个领域,理论物理所的蔡荣根院士这个组的经费是不少的,也许你可以考虑考蔡老师的研究生。我只能说到这里了。毕竟,做学问也不能光看钱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