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只狼:影逝二度》会出PC版吗?

游戏是平台的,会出PC版就照片上来说:我认为是阿拉斯加犬。阿拉全称为阿拉斯加雪橇犬,它的主要特征是:结实、有力、肌肉发达而且胸很深。当它们站立时,头部竖直,眼神显得警惕、好奇

游戏是平台的,会出PC版

就照片上来说:我认为是阿拉斯加犬。

阿拉全称为阿拉斯加雪橇犬,它的主要特征是:结实、有力、肌肉发达而且胸很深。当它们站立时,头部竖直,眼神显得警惕、好奇,给人的感觉是充满活力而且非常傲娇。头部宽阔,耳朵呈三角形,警惕状态时保持竖立。口吻大,宽度从根部向鼻尖渐收,口吻既不显得长而突出,也不显得粗短。被毛浓密,披毛有足够的长度以保护内层柔软的底毛。阿拉斯加雪橇犬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如灰、黑白、红棕。

而哈士奇是狼和后裔,比较像狼!

阿拉斯加雪橇犬也有其他划分按照体型两种分类:熊型有獒的的血统,体型较大,俗称巨型阿拉斯加,狼型肯定是标准体型的阿拉斯加啦,个人觉得算中型犬。

妈的,老是写一些不现实的,拉黑你

灰太狼 红太狼 七大恶狼 香香狼 蕉太狼 小白狼 贝克汉姆狼 武大狼……还有吗?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141592611114474552889632559247MB.M亿

只<喜羊羊>有这么多

在亞洲东北部,狼与东北虎交集的地方,狼的个体不大,大约四十余公斤,群体只数也只在三数只,五六只左右,对着体重达到三百公斤左右的大东北虎,老虎实力凌驾于这类狼群,狼群只有恐惧,退让的行为。若是壯年老虎的话,这类狼群完全不敢进犯,老虎完胜。除非是老残或幼虎,狼群只数较多时,或敢与其争斗一下,但完全没有视象可依,只能是估计。

但若以最大的北美灰狼群与老虎作比较,虽然两者在自然界不会相遇,此狼群与老虎的实力就比较接近了。

北美灰狼群被动物学家称为北美的頂尖掠食兽,尤在棕熊与美洲狮之上。世上最大的野牛,北美野牛基本只受制于灰狼群,专注捕猎野牛的灰狼是最大的,体重可达九十公斤。根据动物节目的解说,出色的狼群首领,可独力对付是其体重七、八倍的野牛(众大猫只能单猎猎物体重三倍多一些而已),也看过类似的视频,一只灰狼把一只中型野牛,撕咬个多小时,使其倒地重伤,狼也十分疲累休息。灰狼的心脏,比例大小是众大猫的两倍左右,因此耐力明显更好。

灰狼群为了护幼,可以合作驱趕棕熊。北美黄石公园一带,近十多年灰狼回歸兴盛,白尾鹿由过多的两万只,被灰狼捕食减少到较健康的八千只,被过度啃食的植被也慢慢回復到健康的自然狀态。美洲狮在从林地带还过得去(懂爬树),在开阔地带就受制于狼群了。近年该区域捕获观察的美洲狮有体重过较,食物不足之慮。灰狼反倒体壯力健。

在捕猎猎物,争夺猎物时,灰狼群都较佔上风。

若是大老虎真的遇上大灰狼群,十多廿只的话,就胜負难料了,力量与硬件无疑是老虎佔优,但论耐力遊斗,灰狼追逐猎物十多公里是平常事,大灰狼群肯定也是强者,胜負难料了。

北美狼,一个强大的物种,世界上最大的犬科动物,没有武装的单个人类简直无法抗衡,可是它们还是群体。这真令人恐怖,其实也不恐怖,一群肉呗。

人类在数千年前就站立在食物链的顶端,到如今为止还不肯下来。

而人类的态度也一直是比较明显的,就是逆我者亡。就拿中国的老虎做例子吧,只要有老虎袭击人类,那么人类就会组织队伍干掉那只老虎,这是因为,人类的人体和专职队伍战斗力相差过大。而老虎只要吃了一个人,就会把吃人当做基因传递下去,人真的比野猪要好捕获。那么老虎的后代,都会倾向于捕食人类当食物,杀光吃人的老虎仅仅允许从未捕食过人类的老虎流传基因下去,这项工程很大啊。至今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面对老虎,人类只要目光看着老虎,它们都不敢扑击上来

反过来,我们回到北美灰狼,那些袭击农庄的狼也是一样,愿意袭击人类农庄的狼必定被击毙甚至团灭,那么他们这种基因无疑会断绝,以后留下的北美灰狼是不会有到人类农场进餐的习惯的。它们会流传下基因,再冷,不要去招惹人类的农场。

形容动物的量词的问题,虽然都是动物,而用的量词却很不同,例如: 一只猫 一只鸟 一只苍蝇 一只兔子 一只猴子 一只老虎 一只豹子 一只狐狸 一只青蛙 一只鹿 一只乌龟 一条狗 一条蛇 一条虫 一条龙 一条鱼 一匹马 一匹狼 一头大象 一头猪 一头骆驼 一头狮子 为何会如此,我先谈一下自己的理解,再贴一个看似比较权威的解释。 鸟类和昆虫类似乎都论只。 哺乳动物中,可爱的动物以及猫科动物(其实猫科动物也都看起来很可爱,包括老虎)还有很多中等体积的动物(鹿、狐狸),都论只。而体积大的动物论“头”。但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马和狼论匹,狗论条。 没有脚的动物,例如鱼、蛇,都论条。 有脚的小动物,例如两栖类的和爬行类的,大多论只。 总之,还是论只的多。 转载别人的解释:量词的使用原则

汉语的物量词纷繁复杂,又有兼表形象特征的作用,选用时主要应该讲求形象性,同时要遵从习惯性,并注意灵活性。不遵守量词使用的这些原则,就会闹出“一匹牛”“一头狗”“一个鸡”的笑话来。 所谓“讲求形象性”,就是使量词曾经表示过的形象与被它限制、说明的中心词的形象保持一致的关系。如“张”,原来是“因扩而大”的意思,曾表示过“有较大的平面而且较薄”的形象。那么,有较大的平面而且较薄的东西,就宜用“张”作量词,如“一张纸”“一张皮”。又如“块”原指土块,含有“有平面但较厚”的形象。那么,有平面而较厚的东西,就宜用“块”作量词,如“一块砖头”“一块肥皂”。 有些量词的选用,讲求与它后面名词的相关性,这实际上是形象性这一使用原则的扩展。如“帽子”与“头顶”相关,“锁”与“门把儿”有关,“人家”与“门户”有关,因此就说“一顶帽子”“一把锁”“一户人家”。

所谓“遵从习惯性”,是指一些量词与中心词的搭配习惯不要随便打破。比如中心词是动物名称时,常常这样选用量词:头──牛、猪、狮子,条──狗、牛,匹──马,只──鸡、鸭、猫、羊、兔,等等。 所谓“注意灵活性”,是指根据表达的实际情况和某种需要,可以打破习惯性。比如称“牛”习惯上说“头”,但“铁牛”不是真正有生命的牛,用“只”就比用“头”好。又如“豹子”一般称“只”,但说“一头豹子”时含夸张意味,鲁迅小说中曾有过“一匹大老鼠”的说法。再如“轮船”一般称“艘”,也可称“只”(不一定小船才称“只”),同样体现了运用的灵活性。“个”作为一个量词,它的使用范围十分广泛。它可以修饰没有专用量词的名词,如人、馒头、国家、苹果等等;同时,一些有专用量词的事物,如“一只耳朵”、“一所学校”、“一家工厂”等也都可以用“个”来修饰,成为“一个耳朵”、“一个学校”、“一个工厂”,因此,有人称“个”为“万能量词”。但是任何一个量词都有它的适用范围,“个”也不可能是万能的,哪儿都适用,有些事物就不能用“个”作量词。

这可以分为以下几种事物:

1. 细长条的事物 “一根绳子”、“一条蛇”、“一条路”,这里的量词“根”、“条”都是表现了一种细长的形体,不能用“个”来替代。这种细长的形状可以指较实在的物体,也可以指较虚的一些事物,如“一线光明”、“一绺头发”、“一丝细雨”等。 这些事物也不能用“个”来作量词。另外,在指称植物时,我们常常用“棵”和“株”这两个量词来体现植物的那种修长、向上的特点,故此,我们也不能说成“一个树”、“一个草”。

2. 能够在平面上展开,且较薄的事物

我们说“一张纸”、“一面红旗”、“一幅画”,但不能说“一个纸”、“一个红旗”、“一个画”。当“片”用于某种较抽象事物时,如“一片欢腾”、“一片歌声”也不能用“个”。这是因为在这里“片”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一个“面”的概念来。

3. 立体的且表现出一定形状的事物

“一块砖”、“一团面”、“一坨泥”,不能说成“一个砖”、“一个面”、“一个泥”。

4. 有些事物形状不固定,具有一定的流动性,

如水、油等,而有的事物虽有一定的形状,但由于其颗粒细小,在实际使用中常常不能以颗粒计数,如米、沙等。这些事物,我们一般用容器或度量衡来计量,如“一杯水”、“一壶油”、“一斤米”、“一碗沙子”等,这些我们也不能用“个”来替换。

5. 有些事物只是属于一个整体事物中的一部分

适用于它们的量词有“层”、“重”、“级”、“节”、“段”、“截”等。用这些量词来修饰的事物,如“(一层)楼”、“(一重)山”、“(一级)台阶”、“(一节)甘蔗”、“(一段)木头”、“(一截)电线”也不能用“个”来修饰。 由动词转化过来的量词不能用“个”代替。如“一捆柴”、“一把米”、“一撮毛”、“一抱草”、“一包糖”、“一任县长”、“一束花”、“一串糖葫芦”、“一堵墙”、“一服药”、“一堆土”、“一封信”、“一滴水”,中的量词都不能用“个”来代替。这又可分成两种情况:一类如捆、抱、把、撮、包、串、束、堆等,它们本身就具有集合义,“个”是个体量词,所以不适用。封、服这类词在由动词转化过来时,仍带有一定的动量性,如:“一封信”,是指“一个封了口的信”,“一服药”是指“一次服用的药”,用“个”这个量词来代替,意义就不一样了。由名词转化过来的量词,也不能用“个”来代替,如“一朵花”、“一本书”、“一篇文章”、“一瓣花瓣”中的“朵、本、篇、瓣”实际上是由名词“花朵、书本、篇章、花瓣”等转过来的,也是为了突出这些事物的特征,因此转为量词后,一般不能用“个”来代替。 我们也要看到,“个”在作一些有专用量词的事物的量词时,往往会改变话语的感情色彩,如我们可以说“一位老先生”,也可以说“一个老先生”,但二者的感情色彩却不一样,“位”表示尊敬之意,而“个”则不带任何感情。“个”也不能体现出事物的形状,如“一颗珍珠”,我们能够从量词“颗”知道珍珠的形状应该是圆而小的东西,如果说“一个珍珠”就很难想象珍珠的形状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